中国印刷机械企业发展的几个成功典范
时间:2019-03-24 22:52:28 来源:龙泉驿新闻网 作者:匿名


“一流设备关注德国,二流设备关注日本,三流设备关注中国。”对于每个关心印刷业的人来说,这句话对于从这句话中得出的演绎版本并不陌生。

有人说中国印刷业很伤心。即使在今天,某些关键技术领域仍然没有重大突破。

也有人说,中国印刷业强大,永不放弃,依靠独立势力开发数百个品种。

其他人说,中国印刷业渴望学习,善于利用外力,与巨头牵手,提高起点。

中国印刷业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联系在一起,这可能是中国印刷机械行业现状的总体情况。差距存在客观存在,必须正视。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国内打印机公司为缩短这些差距所做的努力和尝试。无论是合作,投资还是跨境兼并和收购,我们在这里要说的是借贷是方式,突破是我们期望的最终结果。

北方模式

“了解国内印刷机行业技术突破的现状,从北方和上海印刷袋开始。”

在中国的印刷业,北方和上海的印刷袋就像两面旗帜。这是一个习惯性的陈述,它证明了两个主要群体的实力。在2003年印刷机械行业42家主要企业的销售统计中,只有北方和上海的印刷袋占全国的一半。拥有63%的份额,其他公司只能希望它。北京印刷机械研究所的顾问韩晓亮说:“如果上海印刷包是一个联合舰队,北方人就是航空母舰。”

在早期的技术发展战略中,北方人更加注重“内向型”。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北方人吸收了一批经营困难的公司,并通过兼并和重组注入了自己的产品。很快,在规模上,北方人迅速扩大,员工人数从数千人增加。一万人。但除产出产品外,核心产品的后续研发和创新并未取得重大突破。因此,已故的北方人开始尝试外向型技术发展战略。

在21世纪初期,它是北方和外国(主要是国际知名制造商)之间最亲密的时期。在媒体和公司网站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话:某个国际制造商的总裁访问了北方。频繁的外部沟通很容易让人想起它背后的意义,尽管这些行动后来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结果。在保持与外国各方的频繁接触的同时,北人还在尝试其他合作方式来推广关键技术。例如,在单张纸胶印机中,Beiren积极引进情报,联合国以外的专家开发和改进关键产品。其中一项行动是聚集国内外专家的技术实力,设计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四色四色胶印机。例如,在卷筒纸胶印机中,Beiren试图与外国公司合作开发。2002年,北人与美国地理标志公司合作开发了578商用印刷机。在印前,印后等非优势领域,北人还采取了多种形式的合作发展。我们将通过OEM销售TSK(东京出版机械有限公司)在中国的无线装订线;与美国合作生产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立式烫金模切机;与赛天使签订合作协议,共同生产彩色喷墨印花机,并计划利用数码技术全面改造北人产品,率先在包装印刷领域实现;成功转移到日本的骑马和订购线技术,使北方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开启了国内市场,而这项技术现已成为印后的主导产品。这些报道在媒体上看到,可能只是北方人利用的冰山一角。

“印刷机械制造的核心技术实际上是在胶印机领域。北方人无法随时放松胶印机技术的改进。我们认为这始终是最重要的方面。”北人集团总经理陆长安强调。

上海模式

“上海印刷包可以走到今天,合资战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上海电气集团印刷包装机械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戴元伦说。在借贷模式的选择上,上海印刷与北方两种方式不尽相同。印刷业最早,规模最大的合资企业诞生于上海。由于合资时间较早,强度大,效果显着,上海印刷包装也被称为“印刷机械行业的合资样品”。

“对合资企业的了解实际上是一个过程,”戴元伦说。 “早期的合资企业基本上由中方控股和外资持股。在外国资金和机制的帮助下,市场和技术依赖于我们自己。凭借这样的模式,上海印刷包装已逐步建立了包括雅华在内的多家合资企业。随着竞争环境的变化,上海印刷包装已经开始尝试另一种合作方式,寻找“三有”(有技术,市场和资本)的合资伙伴,当时上海政府也提倡这样的做法,所以我们找到了美国高斯,同意由美国控制。 1993年,上海高斯成立。“

如今,除了雅华和上海高斯外,上海印刷集团还拥有紫光,光华,神威达等多家合资企业。这些公司专注于不同领域,例如上海高斯以生产印刷机而闻名,而光华则专注于胶印机领域。沉伟达专注于剪纸机的生产。在2004年前三季度印刷机械行业48家主要企业的前10行销售收入中,上海印刷包装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均入围。“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供学习,每个人都在前进。光华和紫光的股权调整反映了中外合作伙伴在战略中的共同需求。”戴回忆起这段历史。

既然是一次摸索和成功的经历,就不可避免地会有失败的教训。延安机械厂可能是最典型的例子。据报道,这是中国最早生产单张纸胶印机的企业。其主要产品是四片单张纸胶印机。在合资企业之后,由于管理不善,它已不复存在。 “不能说合资企业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合资企业只能解决机制和资金问题。关键是企业必须根据市场需求不断提高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才能赢得市场。好处“。一些分析师指出。

作为中国印刷业最大的合资企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上海高斯已经牢牢占据了“大出口商”的地位。以2004年为例。前三季度,上海高斯的出口交货值超过1.3亿。元,占国内出口总额的42.3%。由于良好的投资效率,美国高斯的首席执行官对上海高斯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将其与“皇冠上的一颗宝石”进行了比较。

上海高斯的出口表现显而易见。然而,其发展质量在业内颇具争议。辩论的焦点是掌握核心技术。有人指出,经过十多年的合资,上海高斯大部分时间都扮演着“铸造车间”的角色。核心技术仍掌握在外国政党手中。这显然违反了合资企业的初衷;其他人说,合资后,上海高斯的产品质量确实比以前高很多,但在等级上没有新的升级。

有关人士显然不同意这种说法。它认为,只有具备一定的制造能力,才有可能进一步发展。 “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做好学生,尽快发展。也许你自己感觉不到。事实上,你已经上升到了更高的水平。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表现不错,美国不太可能获得SSC。中国制造。“

秋山模式

没有聚光灯,没有华丽的宣言,经过普通的交接仪式,中国印刷机史上的一个重要场景已经开启。 2002年1月,上海电气集团与晨兴集团共同收购了国际知名的胶印机制造商秋山,申请民用再生。看似简单和普通的资产重组行为实际上是对中国打印机公司探索借贷能力方式的另一种解释:通过直接收购外资企业来解决核心技术问题。对于渴望获得先进技术的中国公司而言,秋山模式无疑提供了良好的成绩单。秋山模型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在采访中,不止一位专家告诉我们,丘山案值得多写一些。 “如果不花太多钱,你可以互相学习先进的技术和管理,并利用国内市场进一步发展。”业内人士非常感激。

众所周知,制造突破的关键是核心技术领先。虽然合资企业的风险很小,但“与巨人交手,可能不会成为巨人”。在进口什么和生产什么方面,外国控制党有绝对的发言权和支配地位。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外方手中,“无法消化吸收”。从长远来看,它必然会导致公司自有品牌的逐渐衰落。汽车制造业是汽车的先见之明。环顾四周,几乎所有的街道都是外国品牌。中国品牌并不多。

投资模型可能带来各种各样的缺点,有识之士在眼中。由于进入模式有问题,如果你出去会怎么样?

胡雄青作为秋山收购的直接运营商之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收购秋山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光华的快速发展。据他介绍,要缩小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有必要全面,系统,系统地引进和消化国际先进技术。

时间过得很快,三年过去了,秋山收购给光华带来了很多提升。从内幕人士的话来说,你可以找到答案:首先,光华承担了秋山的部分加工工作,在加工过程中,光华严格按照秋山的质量标准对各部分进行彻底检查,一个特殊的质量检查小组来完成这些任务。半成品也送到秋山方面进行检查。合格后,他们组装并运回中国。二,光华派技术人员到秋山学习,秋山的主要技术人才也到上海进行指导交流。

“努力用5到10年的时间将差距缩短到3年左右。目前,我们还在对光华的各个方面进行改造,并计划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部分取代进口的光华印刷机。”野心。

据负责人介绍,“如果时机成熟,光华和秋山将融入一家总部设在上海的跨国公司。将在上海建立一个国际知名的生产和印刷机械基地,世界上最先进的印刷将是建在日本。机械技术研发和高端产品制造以及全球营销基地。“如果能够实现这一计划,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打印机公司不仅仅是一个梦想。中国印刷机械行业进入国际市场是历史的必然。尽管与世界级公司相比,光华仍有太多障碍,但光华已经启航。

但是,对于更多的打印机公司来说,秋山可能只是一个特例。无论可以满足哪些机会,只有三个基本硬件 - 财务,技术和管理经验显然无法与上海印刷包相媲美。

类似的问题是,大多数合并后的公司都是面临运营困难的企业。运营商可以考虑是否可以在收购后保存它们,是否可以吸收其使用的关键技术,以及是否可以将它们整合到产业链中。

“跨国兼并和收购,在印刷业,整体形势尚未形成气候,但终于扩大了开辟好头脑的方式。”一些专家总结道。

小企业的另类探索

无锡宝南最初是凹版印刷机的制造商,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因为它在过去两年中在印刷机领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印刷速度为40,000的无轴小型印刷机的推出曾一度成为报纸印刷领域的焦点事件。

中山松德是中国凹版印刷领域的佼佼者。 2004年3月,公司开发的SDP650无轴高速纸张凹版印刷机由专家组评价。据说它的运行速度为300米/分钟,创造了国内凹版印刷机最高速度的纪录。 ......

在国内印刷机械行业,有一些类似于无锡宝南和中山松德的民营企业。虽然规模小,数量不多,但开发速度非常快,产品创新有很多惊人的成就。

没有大企业的资金实力和各种资源优势,各自领域核心技术突破的运作模式是什么?

我们试图通过采访找到答案。虽然我们没有出于各种原因这样做,但我们似乎在组织数据的过程中有所收获:

首先,善于学习。从产品的角度来看,如果这些企业的早期产品仍然具有相当程度的模仿,目前的产品大多是自主创新的组成部分,有的还巧妙地结合了不同领域的技术。这些公司也有明确的目标。一家私营企业将公司的新产品开发战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日本和韩国学习,以及开发亚洲风格的产品;第二阶段,与国际领先水平保持一致,开发??出欧洲风格的产品。二是重视研发。这些企业的具体研发投入尚不清楚,但从公开信息来看,在一些企业中,专业技术人员可占员工总数的1/4。这个比例也可能反映了公司研发的重要性。

第三,起点高,定位高。敢于努力,尝试领先技术,无轴技术的引入就是证明。

第四,不满意。虽然它在现有市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仍计划在更大的领域发展。例如,无锡宝南正在进入中型印刷机领域。中山尚德正准备将无轴传动技术应用于凹版印刷机领域。在一两年内,它为四个主要领域提供完整的技术解决方案,如折叠纸盒印刷加工和软包装印刷加工。还有一些公司主要生产胶印机,如仲景和Diversified,它们打算在增值方面有所作为。

也许有第五和第六......在技术突破的道路上小企业的努力也对国内印刷机械行业的整体进步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